當前位置:主頁 > 名家專欄 > 專欄

數字印刷是市場增長還是同類相食效應?

時間:2015-09-15來源:科印網作者:徐世垣

  在德國印刷和媒體協會召開的2015數字印刷年會上膠印,Iffland公司董事長和股東Alexander W.Bohlender在談及大幅面數字印刷時說,“數字印刷市場是一個不太真實的增長市場,更確切地說,是歸咎于模擬印刷方法的同類相食效應。”教育

  “就數字印刷本身孤立地觀察,無非就是用其他加工方法獲得可憐的利潤。光憑數字印刷我們維持不下去。” Iffland公司的Alexander W. Bohlender先生在數字印刷年會開幕報告中頗有微詞。當他談到數字印刷時膠片,Bohlender先生指的是基于噴墨的大幅面數字印刷。終究Iffland公司在銷售點從事經營活動是可以理解的。對于起源于絲網印刷的企業而言,數字印刷給生產過程帶來“非凡的速度和靈活性”。因此他想起老的奇堡 ( 德國最大的咖啡銷售商-譯注 ) 口號“每周一次新體驗” :“把這個口號轉移到我們公司,人們可以說‘每天一次新體驗’”。現今只要考慮在銷售點安裝設備的想法,制作只需要幾個小時。總體上業務己經難以置信地加速。印刷設備

  難以入門。雖然Iffland公司從事絲網印刷已經45年多了,但企業很早DTP,即1998年就敢于涉足大幅面數字印刷。但直到2007年的經歷是令人不愉快的:“我們雖然把產品賣出好價錢,但產品制造過程每一次都是大膽的冒險行動,因為機器不太成熟,生產效率低,操作無樂趣光盤印刷,” Bohlender先生回憶說。隨后2008年采用專業的機器進入大批量生產。從此數字印刷也發展成為Iffland公司重要的生產方法。現今70人的企業主要把力量投入數字印刷,特別在客戶結構方面,因為客戶結構90%由食品零售商的連鎖店、建筑業市場或汽車商構成,這些客戶群越來越需要個性化或地區化。對Iffland公司來說這意味著,要考慮新產品和小批量。這些產品用數字印刷可以更好地完成。膠印機

  數字印刷值得嗎?為了回答數字印刷是否真能賺錢的問題飲料包裝,Bohlender先生回顧了過去。當2001年Iffland公司還使用每小時效率不足20平米的意大利Durst公司Rho 160噴墨印刷機時,2013年Rho 1030噴墨機效率己達到每小時1000平米。當然制造商的效率數據與實際達到的速度不一定是吻合的,但這個事實象征著印刷系統生產力的巨大提升。當然Iffland公司的競爭者和市場伙伴也關注這一點,尤其在2005和2008年之間在數字印刷技術上加強投資。同時絲網印刷能力繼續存在。因此每項重置投資都成為擴大投資,其結果導致印刷業膨脹裁員,尤其是卷筒紙膠印早就出現產能過剩和價格暴跌的困境。Bohlender概括地說,“光是數字印刷的產能也不夠。更重要的是,我們需要做些什么。”這很少涉及產品,如櫥窗的海報或展示板。關鍵是,作為手工業效率和作為高質量生產過程的印刷意義降低了。Bohlender繼續說行業法規,“如果您采用絲網印刷,為了獲得良好的效果,必須處理一系列的影響因素,然后與噴墨印刷對比會發現,噴墨印刷的色空間很小檢測系統及儀器,影響因素也少,顯然,印刷的性能越來越變得具有可比性。”如果想要通過印刷質量區分數字印刷,他認為這是“相當大膽的冒險行動”。而Iffland公司董事會則認為,質量應達到由客戶普遍作為遵守的通用標準。與絲網印刷對比必須放棄不同的特點噴繪機,例如,油墨亮度或較長的耐久性。但現今反正沒有人再為這些特點付錢。如今取而代之,企業擁有昂貴的數字印刷機,這些機器使用壽命短和維修費用高。所以數字印刷真的沒有做得更好。耗材

  客戶懂得。假如印刷不復存在,那么人們應該做什么?關注什么呢?Iffland公司選擇兩個方向。一是企業努力更多地成為客戶懂得的人。當與客戶探討其問題時展會,有選擇地理解客戶的哪個問題,那是不夠的。確切地說,必須理解客戶的業務如何運作。在銷售點溝通中使客戶思考哪些問題。噴墨

  Iffland公司把第二個關注點放在材料和加工上。這方面有哪些可能性?從2D到3D,再到展示品制造等;企業也試圖建立相應的能力,但有人忽視。由于業務變得零碎和印數下降金屬包裝,必須產生更多的加工訂單。 Iffland公司在某種程度上己經考慮到了,但實際的發展比預料的更厲害。由于使用模擬方法很少取得成效,因此Iffland集中力量擴大IT,并專注如何在生產開始前盡可能使過程自動化的問題。科印報告

  自動化。“我們己將圖像數據庫、商業軟件和庫存管理相互聯網。我們創建了工作流程,以便使過程自動化。其實我們比在線印刷廠沒有什么不同。”在線印刷廠利用B-to-C商業模式的優點數字出版,使其客戶通過網站得知,獲得標準產品。這在B-to-B商業模式中銷售不好。客戶與供應商系統對接有很大阻礙。因此每個客戶流程必須單獨和個性化設立。數字出版

  兩年來Iffland公司努力工作,并投入人力和資金。由此我們確信,這是唯一的方法。2013年,Iffland開始重新定位。“如今我們在自我推銷中說電子商務,我們在交流中幾乎沒有談論印刷。雖然有時我們也討論印刷,但印刷不再是核心。我們試圖在這個領域作為特殊的服務商定位。這也意味著,擴大我們的服務范圍。現今我們是項目管理者,也是物流公司。如果客戶需要,我們也是金屬加工廠。這是沒問題的。我們注意到設備,新客戶紛至沓來。”Bohlender說。展會

  面對Iffland公司的例子提出的任務,與印刷沒有一點關系。但是,例如與塑料有關,企業對此很熟悉。也就是說,這也涉及擴大服務范圍投資采購,并確立作為客戶的問題解決者。Bohlender說,“以前印刷廠對技術深信不疑。他們相信,只有精良的印刷機,一切都會成功。但是,我們必須摒棄這種想法。”確切地說企業,這涉及到,從新技術也會發展成可變的業務新模式。利通

  由于環境不斷地變化,優化過程將繼續下去。Iffland公司增加生產訂單的數量與每年銷售額提高20%無關。Bohlender說,“交貨期時限的壓力越來越大,因為客戶感覺數字印刷噴墨印刷,也就是大幅面噴墨印刷喜歡作為復印店解決方案。當然這是不可能的,我認為,這需要長期為之奮斗。”當問到數字印刷是福還是禍時,他務實地回答:“既是又不是。這是人們必須應對的技術發展。在一天結束時,我們必須賺錢流程,并保證工作崗位。”噴墨


徐世垣專欄

總訪問量:88331 更新時間:2018-07-03 11:05:47

職務:原中國印刷科學技術研究所副編審、全國印刷標準化技術委員會原秘書長。
經歷:從事印刷技術研究工作近五十年來,在印刷信息和標準化工作方面為印刷事業作出貢獻。多年來,運用德語編著和翻譯大量的國外印刷技術書籍和文獻資料,收集大量有關德國印刷技術信息。對印刷工藝有較深的造詣,并具有豐富的實踐經驗。曾應邀參加ISO 國際標準化組織TC130印刷標準委員會年會,負責組建全國印刷標準化技術委員會。在職期間,曾制修定印刷技術術語等多項國家標準和行業標準,并獲國家標準化科技進步獎。退休后,仍應邀參加中國印協和印刷標委會組織的標準化工作和各項技術活動,并參與印刷職業技能考核標準和印刷業環境標志產品技術標準的編制工作,繼續為印刷行業發揮余熱。

專欄分類
推薦專欄
推薦閱讀
人物訪談
中国福彩快了十分开奖结果 内蒙古时时彩最高遗漏 3d试机号 正版双喜大厅 工作赚钱别谈情怀 湖南快乐10分 福彩北京pk10合法吗 摆地摊耳环怎么赚钱 广东36选7 创世团队阅读赚钱真的么 做网易直播赚钱吗 烧烤店那么赚钱 一路赚钱是用那个挖矿挖钱的 2017适合干什么能赚钱 天津快乐十分 奔驰宝马最新版 高尔夫女球童的坏处